English 信息公开 办公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媒体师大 > 正文

媒体师大

【红网】《山海经绘卷》长沙首发 中国最神秘的异兽都在这7米长卷里

2020-11-02 12:12   来源:红网   作者:蔡娟 邓超 文乃斐   点击:

1.jpg

11月1日下午,《山海经绘卷》新书发布会在长沙图书馆举行。

5.jpg

《山海经绘卷》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

红网时刻11月1日讯(记者 蔡娟 通讯员 邓超 文乃斐)“今天有点特殊,是西方的万圣节,但我们不过洋节,不读西方的鬼故事,我们来认识中国的神话,向中国最神秘的异兽、神仙致敬,过我们的读书节。”

今天下午,《山海经绘卷》新书发布会在长沙图书馆举行。来自湖南绘画界、儿童文学界、出版界的专家学者,以及长沙小读者和家长等近200余人欢聚一堂,品读好书。现场,专家学者们对《山海经绘卷》给予高度评价。通过作者分享、嘉宾对谈、新书展示、有奖互动等,大家跟随《山海经绘卷》穿越千年时空,领略中华文化经典和中华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活动气氛热烈。

湖南省委宣传部电影处副处长刘开云,省文联联络处处长谢群,郴州市桂阳县委副书记、县长朱阳辉,怀化学院美术与设计艺术学院副院长杨丰齐,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画家黄煦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湖南文艺出版社副编审贺旭,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红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周静,省美术家协会理事、省女画家协会副主席丁虹,省女画家协会秘书长常桢,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吴双英出席了新书发布会。

再造上古奇境,以儿童视角重述中国神话

《山海经》是祖先留给我们的文化宝藏。《山海经》瑰丽的想象世界,不只对孩子有吸引力,也吸引无数作家和画家用自己文字再述故事、用自己的画笔再造奇境。《山海经绘卷》由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出版,是在画家黄煦然的《山海经》水墨长卷的基础上,由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重述的《山海经》故事,是创作者对中国古代经典进行创造性的转化和创新性的发展。

新书发布会现场,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画家黄煦然两位作者分享了《山海经绘卷》创作理念及背后故事。

黄煦然坦言,自己很早就垂青于《山海经》这部古老奇书,被书中那些千姿百态的奇异形象所吸引。她通过有条不紊地安排这些富有戏剧性的场面,使画面在流畅的铺排和叙事中呈现出《山海经》所特有的怪异氛围和荒诞不经的神话语境。

3.jpg

《山海经绘卷》作者分享环节。

不过,谈及这本绘卷的创作经历,热爱阅读古籍的黄煦然笑称只是“偶得之作”。她说,《山海经》是中国最美的神话古籍,为此她遍寻各种版本,当看到书中描绘的山川、植物、神仙、异兽等那么神奇,有些甚至与湖南那么相近,她越来越被吸引,创作欲望越来越强烈,而如何表现《山海经》,却一直找不到头绪,“因为书里面没有故事,我要用什么样的方式画出故事和情节,这是个难题。”

黄煦然说,有一天,她来到自己的画室,画室中正好有一张3.5米的麻宣纸,顿时触发了灵感,便信手勾画起来,“在中国古代绘画中,长卷深得文人青睐。长卷能让思路绵延不绝,能充分表达我内心的激情。”没想到,她的思绪像“竹筒倒豆子”一发不可收拾,画完这张,后来又画了一张,总共画了7米。

长着牛尾巴的老虎,发出狗的叫声,神采奕奕的白猿,还有打得难分难舍的异兽,更可怕的是,还有一个提着三首山神头颅的长尾猿蜼……《山海经绘卷》讲述了上古时代十几种异兽的争战与打斗,糅合了盘古开天辟地、女娲补天等传统神话故事。

经过多次创作与修改,黄煦然最终确定了这本绘卷的画面。不过,如何叙事才能让这些异兽们不像散兵游勇般铺陈在这个画面上,使他们之间发生的故事更加顺理成章更符合逻辑?大家不约而同地想到少儿文学作家汤素兰。黄煦然说,汤素兰是全国一级作家,深谙儿童心理,熟知儿童阅读习惯,懂得如何将晦涩难懂的上古典籍创新重构为儿童感兴趣的神话故事。

“《山海经绘卷》是先有画卷后有文字的,我和它的相遇非常奇妙。”汤素兰分享说,“对于作家而言,《山海经》是一座文学宝藏。画家黄煦然用水墨长卷这种直观的方式,带领大家穿越时空去认识中国古代神话,而我的工作则是讲好故事。小朋友们是爱读故事的。《山海经》是用文言文编写的,当中有很多生僻字,我也不认识,在写作时也需要查字典。我希望用儿童的视角、生动的故事和易懂的语言去重述远古神话,让图文相得益彰,为孩子们当好‘导游’”。

追寻文化之根,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

在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众多的出版门类中,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是非常重要的童书内容。在《中华民族风俗节日故事画库》《中国故事重述》《中国美丽故事》《中国故事绘》《神话中国绘》《杨永青经典绘本》等50多册湘少社获得各种大奖和市场口碑的图书中,内容涉及“精卫填海”“大禹治水”“ 女蜗补天”“夸父逐日”等多个神话故事,是《山海经》中神话故事的新叙事和绘画再创作。

“《山海经》作为现存唯一的保存古代神话最多的著作、文化瑰宝,它的研究价值是不言而喻的。《山海经》不仅是一座地理人文历史的宝藏,也是后世进行文化创作的文学宝藏,在这里,我们可以追寻到很多中华文化之根。”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吴双英在致辞中表示。

4.jpg

《山海经绘卷》采用风琴折的形式呈现,全书展开后约为7米长。

6.jpg

《山海经绘卷》里的异兽。

“画家黄煦然与作家汤素兰的相遇,成就了这本精美的《山海经绘卷》。”吴双英说,画家黄煦然创作的山海经长幅画卷,让我们直观地看到了山海经的神奇、神秘、原始和怪诞,看到了山海经里异兽、山水、植物、动物、物产,通过画家的画笔、勾勒的线条、描绘的颜色,跟我们展开超时空的对话;画家黄煦然以她的丰沛才情、深厚画功、坚强意志力,费数月之功,为读者呈现了一个神奇瑰丽、率真稚拙的纸上山海图。而作家汤素兰则以她对山海经的理解,重新解读了一般人很难读懂的山海经,帮助小读者走进山海经,读懂山海图。

据悉,《山海经绘卷》以风琴折的形式呈现,全书展开后约为7米,蔚为壮观。全书按照古籍的排版方式,文字采用从上往下、从右往左书写规格;设计师将灵动的想象添在长卷上下两侧,为长卷赋予灵气,为书籍增加看点,为孩子们增加发现的乐趣;异兽图的设计精致大气,颇有传统和古典的味道。

滋养诗意童年,播撒中华传统文化的种子

在嘉宾对谈环节,著名儿童文学作家汤素兰、画家黄煦然、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红叶、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周静、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总编辑吴双英等五位嘉宾以《山海经绘卷》为切入点,围绕“儿童为何要读《山海经》”“儿童读神话的意义”两个话题展开了热烈讨论。

“《山海经绘卷》是我期待的图画书的样子,有天真烂漫之气。”湖南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李红叶认为,《山海经绘卷》在弘扬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传播或隐或显的历史地理知识方面意义很大,这本书将中国传统文化的种子根植进读者们的内心,对于激发儿童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兴趣并提升他们的民族自豪感和文化自信十分有益。同时,中国神话不仅能滋养孩子的日常生活,启发他们的想象力与创新力,丰富其文史知识库存,还能够潜移默化地建构孩子的精神世界。

李红叶还从中西神话对比的角度,阐释了儿童读神话的现实意义。“我们发现,很多中国孩子对西方神话耳熟能详,但对《山海经》《淮南子》里的中国古代神话了解不多。事实上,孩子们对中国古籍是有阅读障碍的,因此对古籍的重述显得尤为重要。”李红叶说,《山海经》是中华文化的原点,藏着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和“文化密码”,能帮助我们弄明白中华民族从何而来,将去往何处。“比如,大禹治水的故事体现了抗争精神,女娲补天的故事体现了创造精神,精卫填海的故事则体现了自强不息,这些都是中华民族精神的精髓所在。这些神话故事,能帮助孩子们接通古人的思维方式,认识到人不是万能的,要对大自然心存敬畏。”

2.jpg

《山海经绘卷》嘉宾对谈环节。

著名儿童文学作家周静对《山海经》有着一份深厚而特殊的感情,她曾以《山海经》为灵感源泉创作了原创童话《天女》。现场,谈及《山海经绘卷》,她表达了自己的两点感受,“一是有趣,故事有趣,语言有趣;二是幽默,幽默落在绘画上,幽默不在颜色上,而在造型上。”

为什么小朋友要读神话呢?针对这一话题,周静认为,神话作为故事,具有联系的作用。她说,日本哲学家中村雄二郎阐释过“神话的智慧”与“科学的智慧”之间的关系。科学的智慧,趋向前发展,其研究对象及其自身愈加细化,使得研究对象丧失了它与我们形成有机联系的意识上的整体性。“比如,我们用科学的智慧看天上的云,那就是一团一团凝结在一起的水汽。可我们用神话的智慧来看呢?那就是云,是天空的一部分,能给我们带来情感上的审美和联想。”

在周静看来,“故事”恰好在多方面具有“联系”的作用,“比如一棵树,再怎么研究,终究是一棵树,人们可以使用或利用它,但无法和它产生心灵上的联结。有个小朋友写作文,写他喜欢吃柚子,爷爷给他种了一棵柚子树,这棵柚子树就和这个小朋友有了情感上的联结,这棵树就承载了祖孙间的情谊。”

周静还认为,神话能塑造集体记忆,帮助人们融入到群体中。与“柚子树”这样的个人故事不同,神话往往和一个群体、整个族群相关,是被众人共享的故事。“也就是说,我们在读神话的时候,不但通过神话和山川日月建立联结,还因为‘共享’,和我们这个民族建立联结。这一点,在城市化越来越迅速的今天,对我们的孩子而言尤为重要。”

上一条:【人民网】湖南师范大学:“拼餐”拼出节约来

下一条:【中工网】湖南师范大学:“拼餐”拼出节约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