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冰峰凡鸟,含笑擎悲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李旷怡 发布时间:2017年11月09日 17:51 点击:

冰峰凡鸟末世来,空爱富贵此生才。昏惨灯尽大厦倾,枉费高悬半辈哀。两盏悲喜难安定,家散人亡各奔骸。一世争强万般却,丧奔金陵奈何来。王熙凤,在漫卷文字中,淌过千年,依旧挺立。红尘滚滚,不过是由来同一梦,荒唐愈可悲。

粉面含春威不露,丹唇未启笑先闻,恍若神妃仙子,又如辣手刀花。她,戴着金丝八宝攒珠髻,绾着朝阳五凤挂珠钗,项上戴着赤金盘螭缨络圈,身上穿着缕金百蝶穿花大红云缎窄裉袄,外罩五彩刻丝石青银鼠褂,下着翡翠撒花洋绉裙。配上她那“一双丹凤三角眼,两弯柳叶吊梢眉”,绯红的面庞,苗条的身量,风骚的体格,真怎难怪她恍若神妃仙子。这样的身姿,又怎是贾瑞这等人想要亲近亵玩的呢?又怎怪贾瑞自“风月宝鉴”丢了性命。

周瑞家的这样说她:“这凤姑娘年纪虽小,行事比世人都大呢。如今出挑得美人一样的模样儿…… ”秦氏道:“婶婶,你是个脂粉队里的英雄,连那些束带顶冠的男子也不能过你。”真可谓都知爱慕此生才。凤姐总是粉光脂艳,拥有着贵族之家奶奶所特有的雍容华贵,这样的人物,却偏偏联系着贾府上到公婆祖宗,下到丫鬟管家数百号的人,论辈分只是孙媳妇,却奈何有着所有的巧妙周旋与精明能干。掌管荣国府、协理宁国府、处理张华父子案件,甚至露面清虚观,无论日常事务还是人际交往,真正一个“杀机伐断”。

心狠、手辣,抓尖却又精干、有条不紊。人家还没打算,她早早想到了,人家还没说,她早早预备下了。李纨说她:“真真是个水晶心肝玻璃人儿,专会打算盘分斤拔两,天下人都被你算计去了”,通体透明,却又别出心裁,心思缜密、谋略周全,又怎怪她得以游弋在老太太、王夫人、邢夫人三人之间察言观色、辨风识向,姐妹们面前八面玲珑、谈笑风生,下人们面前威恩并重、独断独行,旁人们面前心狠手辣,汲利经营呢。

一只雌凤居于冰山,羽毛炫彩夺目,独艳群峰,旁人欣赏她的绝艳,又怎知冰峰之上的凶寒与孤寂。

红颜悲怜,怨起千秋。本是多情的人儿,却每每惹得相爱之人不得近身。没有宝钗的傲气,没有黛玉的娇弱,王熙凤一个红妆粉黛的美人,岂怪他人欲望丛生。苦设相思局,多少人怪她歹毒心肠,却又有谁想到当时她对贾琏的这一片痴心;当场碰见丈夫的苟且之事,却被丈夫拿刀追杀,只能拼命跑向老祖宗求救,别人心中只是闹剧一桩,可让这个要强的女人情何以堪。逼死尤二姐一事,若无三分情,在那个夫权至上的时代又何苦干预夫君在外沾花惹草。王熙凤是个精明人,却也是红尘中人,爱情的排他性在她身上也不例外,独守贾琏,却唤不回一个甘于平庸男人的心。

她争强,她好胜,她不肯示弱。强悍久了,怎肯轻易流露出娇弱如水的一面。当临小产,落红达半年之久,却迟迟不愿问询医生。苦苦挣扎,却终被不肯信奉的鬼神吓了一跳。贾府被抄,高利贷的风声也藏不住了,心血耗尽威力跨光的末日来临。贾琏休书一封,更是断了她所有的念想。

巧姐临乱被她托付于兄长,却怎知亲情抵不过歹人心中的利益。女儿被卖到妓院,要强了一辈子的王熙凤,却终是无力回天。面对她心底最温柔的牵挂,她最无私对待的心头肉。曾经呼风唤雨,八面玲珑的自己却无力保护女儿最起码的周全。死前撕心裂肺的一声巧姐,包含了一个母亲多少爱恨与挣扎。她争了一辈子的强,如今却落在人后头,一张破席,荒郊野地,就此终了。

好一个“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她没有女性的温柔与气息,没有读书人的达理与知书,她甚至没有朋友与爱人。她撑起贾府的一片天,她享着聪明人应有的骄荣繁贵,也受着上下不一的种种骂名,爱恨不得,到头来终是一场空。

生前心已碎,死后性空灵。好一场荡悠悠三更梦,却万般痴魆魆两头空。只道是,一面含笑,一面擎悲。

(作者系文学院2016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麓山忠烈纪
下一条: 孤独之后是成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