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麓山岁月》:第三章--学唱一首歌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陈胜良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21日 17:07 点击:

新生都已报到,外语系开始了入学教育。为了活跃新生文娱生活,文娱部组织同学学唱一首英文歌“The more we get together,the happier we will be.”有一位叫王琳的女生站在列队前面,娴熟地指挥。她时而教唱,时而领唱,时而昂起头,时而挥舞着双手打着拍子,时而用流利的普通话评点大家唱的曲子。她说话很煽情,彷如一把有力的大扇子,把一团炉火扇得正旺。一张张青春的面孔被她扇得红扑扑,活力四射。王琳像一位乐队指挥,激情地打着拍子,在她的手起手落中同学们的歌声如潮如波,此起彼伏,也如万壑松涛,震撼心灵。歌声响彻外语大楼静谧的夜空。每每看到200人的合唱如此和谐共鸣,王琳的鼻梁上夹着的那一副黑边眼镜在柔和的日光灯下闪闪亮亮,脸上便显出春天般的韶光。然而,牛娃只是滥竽充数,情绪不像其他同学那么昂扬起来。他不识谱,唱歌跑调,五音不全,心欲唱而口不能达,他的声音老是堵在喉咙里,唱不出来。他听到同学们歌声如潮,而自己仿佛是潮水中一片落叶在飘零,在随波逐浪,在茫茫海上漂浮。当他听到王琳通知两天后外语系77级歌唱比赛,他便心急如焚,要是一班班比,一个个唱,那他这位南郭先生在众目睽睽下不就露馅了吗?多丢人啊!如何是好?他一筹莫展。

牛娃旁边站着一位女生,白净的脸,清秀的眉,单眼皮,玲珑的嘴。短短的黑发散发出悠悠的清香,闻之清爽。看得出来,她是一位文静女生,好像在知识分子家庭生长而熏陶出一种特有的气质。说来也巧,女生的性格文静,她的名字刚好叫文静。文静和牛娃同班。她唱的歌可好听了,音好调美,让牛娃羡慕不已。文静看出了牛娃的窘迫,便轻声细语地关心说:

“牛娃啊,你是不是唱不出来?别急哟。”文静说话,话不高声,白净净的脸颊泛起微红的润,彷如初放的菊花羞赧绽开了颜。

“谢谢文静的关心,可是我就是唱不出来”。文静只是抿嘴微笑但而没有给他指点。文静的关心彷如一勺心灵的鸡汤,温暖了一下但不起作用。牛娃依然着急,急的是他唱的歌会给班上丢脸。一丝灰暗的秋色掠过黑黝黝的脸庞。牛娃觉得文静的歌是歌潮中摇曳的花瓣,而自己的歌却是残花败柳。

次日柔软的丽日缓缓升起在地平线上,新的一天在第一片灿烂朝霞的召唤中开始了。一周的入学教育结束了,外语系新生按课表上课了。那天下午,牛娃班不上课。同学们有的搭乘彭立珊专线公交车去五一路新华书店购买英文书籍,有的去橘子洲头游玩,也有的上岳麓山赏景而牛娃无心同游,唱歌比赛的事还让他梦寐萦怀。他想笨鸟先飞,悄悄地来到教室里练歌,可是练了好久,还是不得要领。他老是跑调,声音堵在喉咙里唱不出来。

他练得口渴了,嘴里像有一层胶水把舌头沾起了,越唱越唱不开。他打退堂鼓,准备放弃。他正要离开,忽然有人在敲门。开门一看,原来是文静。牛娃感到困惑,同学们都出去了,文静怎么留了下来?怎么也到教室里来?难道她也要练歌?不可能呀,她的歌唱得那么好听,还需练吗?文静轻巧地走了进来,莞尔而笑,说:

“牛娃,你唱得有进步。怎么不练了呢?”清丽秀雅的脸上仿佛掠过一阵春风,让人觉得很亲近。不过,牛娃不敢亲近,他有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的歌难听,很尴尬。他避而不答,故意岔开而反问:

“哦,文静,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练歌?”牛娃虽然这么故意岔开,但他黑黝黝的脸上还是掩饰不住羞愧的脸红。

“哈哈,我有先知先觉呀。”文静笑而不答,只是开开玩笑调侃一下。

“我唱不好,练也是白练,不想练了。”牛娃在说泄气话,像气球瘪了一样。

“牛娃别泄气,要知道,台上一分钟,台下要十年功呀。只要坚持练,明天你一定唱得好。要不,你跟我唱,我唱一句,你唱一句,好吗?”文静的热情让牛娃感动,牛娃只好继续。

“好是好,只是怕耽误你了。哎,大家都玩去了,你怎么没有去呢?”

“明天系里唱歌比赛,我是班上的文娱委员,我有心出去吗?”接着他们开始练歌。文静一句一句带,牛娃一句一句学。一个诲人不倦,一个像鹦鹉学舌。牛娃唱得好的地方,文静给于表扬。他唱得不好的地方,文静耐心点拨。跟唱了一会,牛娃还是找不到感觉,于是,文静就给牛娃介绍了一些唱歌的技巧:

“牛娃听好咯,唱歌首先控制自己声音的均匀发声,还有,声音不能堵在喉咙里。同时要学会气存丹田,丹田的气用好了,声音才有力度。”牛娃听到文静介绍的“丹田运气”的专业术语,感到模模糊糊,似懂非懂,他插话说:

“丹田运气是什么意思呀?”

“丹田运气嘛就是吸气,把气逼到小腹位置,这样,你的歌声才有力。”牛娃慢慢地照着练习也照着体会,也就慢慢知道了“丹田运气”怎么回事。另外,文静还告诉他怎样练音,怎样唱出拍击,怎样投入感情。按文静的指点,牛娃慢慢地唱得准确些了,至少不再跑调但是还没有韵律,没有节奏感,也不圆润。要是牛娃现在当众唱这首歌,他起码不会出洋相了,但要真正唱好,他还得狠下功夫。不过,这一天太阳已经偏西,学生要去食堂就餐了,牛娃也没有时间狠下功夫了。牛娃不想耽误文静太多时间,唱歌的要领已经掌握,剩下的就是自己明天反复练习。

第二天下午,牛娃班上精读课,好在刚开学,没有什么作业,他一上完课就匆匆钻进后山里。他操着一条通往山腰的小道,那里林荫蔽日,山道弯弯,山色如黛。道上积满了枯槁的落叶,走路踩在枯叶上,脆脆的,松松的,还发出“咔嚓咔嚓”的脚步声,仿佛枯叶也在发出优美的旋律。牛娃觉得这里景色甚好也很静谧,说得上别有天地,哦,这个时候,没有人到这里来看他的笑话了,他就大胆地敞开声音练起歌来。不过,他边练也边回想文静教他的技巧:专心致志,气存丹田,均匀呼吸,声音不堵在喉咙里。他用心领会,细心琢磨,苦心练习,慢慢地,他找到了一点感觉,唱出了一些韵味。他唱歌时感到轻松了些,只是还觉得唱不圆润,没有节奏,好像没有到位。到底哪里没有到位?他也搞不清。唉,要是文静在这里就好,可是人家一个女生这个时候怎么会来这里呢?牛伢遇到问题只好自己反复琢磨,可是怎么琢磨也琢磨不出什么来。

忽然一阵山风,飘来一首歌“The more we get together,the happier we will be......”,清脆悦耳的歌,如春风拂煦,温暖人心。可是,在茂密的林子里但闻其音,不见其人。这会是谁呢?哦,牛娃突然记起这美丽的声音。这不正是他在盼望帮助的文静吗?文静怎么也进山了呢?

“牛娃你来山里练歌,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呀?”牛娃抬头一看,从山坡上来的果真是文静,还有班长王大哥。牛娃没有想到他在最需要的时候,文静真的来了,他喜出望外。没等牛娃回话文静继续说:

“你害得我到处找,我想看你多练练,确保班上的比赛稳操胜券,幸亏班长看到你朝这方向来了,这不,我们就找到山里来了。”文静埋怨起牛娃的独行。牛娃不好意思,黑黝黝的脸上又一阵羞红。不过,他耐不住请教文静:

“文静,我正想问你,如何把歌唱得圆润而有节奏感呢?”

“啊,要唱得圆润,可不是一两句话说得清楚的。不过,有一个土办法也行之有效:“两个开桑法”,一是“哈欠”开嗓法,二是“微笑开嗓法”。打哈欠时,口腔空间逐渐增大,气息自然送进送出,容易满足歌唱的需要,发出的声音自然圆润。微笑时,歌者也可以获得一种高位置的声音,发出的声音同样圆润而有生命力。至于唱歌的节奏感嘛,你跟着领唱的人的拍击唱下去,跟着感觉走就是了。加紧练吧,你练好了,我们班就稳抄胜券喔。”

牛娃按照文静的“秘诀”又练了几回合,竟然唱得象模象样了。虽然离“圆润”和“节奏感”还有距离,毕竟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他已经领略了唱歌的滋味,也体会了同学的友情,正如歌词所说:“我们越在一起,我们越开心”。文静建议三人排练了小合唱。没有想到,他们配合默契,情绪昂扬。牛娃的心随着歌声在起伏。歌曲弥漫树林,歌声回荡山谷,歌意飞向了远方......



上一条: 红楼无梦,人生无常–四品《红楼梦》有感
下一条: 《麓山岁月》:第二章--让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