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一人,一生——读《霍乱时期的爱情》有感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张梅 发布时间:2017年10月03日 14:54 点击:

那时候的天很蓝,日子也过得很慢。不知不觉间,思念变成了一枚枚小小的邮票,连接着守候在家的我和漂泊在外的你。

一艘轮船温柔地载着一对头发花白的老人在海上航行,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相守在一起。远方,天与水相接,浑然一体。两个老人不知道他们会去向何方,只是随船慢慢地漂。费尓米纳·达萨转过头来,笑容满面地问费洛伦蒂纳·阿里萨:“我们要这样走多久?”“一生一世。”阿里萨坚定地回答道。是的,一生一世,这句话早在他第一次见她时,就已在心中种下了。在朦朦胧胧的青春岁月里,他们通过书信诉说相思,仿佛隔着薄薄的纸,便能够感受到对方有力的心跳。在书信构造的天地中,他们描绘着美好的生活蓝图。相恋、盟誓,一切都是如此真实而美好。几年后,她结束了漂泊,当她看到日夜思念的男孩的第一眼,却毅然决然地结束了他们的恋情。因为他实在是长得黝黑瘦小。也许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有时候说喜欢一个人,其实是喜欢上了那种感觉,并不是真正地喜欢那个人。

转眼间,近六十年过去了。阿里萨和达萨又重新走在了一起。在近六十年的时间里,达萨嫁给了胡维纳尔·乌尔比诺医生,阿里萨虽然有几个女伴,却始终未娶。终于在他们的垂暮之年,乌尔比诺医生去世后,他重新守在她的身边,并许给她一生一世的承诺。

合上这本书的那一刻,我耳边响起了一首歌:“多少人曾爱你青春欢畅的时辰,爱慕你的美丽,假意或真心。只有一个人还爱你虔诚的灵魂,爱你苍老的脸上的皱纹。”阿里萨在达萨暮年之时仍然不离不弃,可能多年过去了,他并没有长成她理想男孩的样子,依然是黝黑瘦小,但他是唯一一个把她视若珍宝的可爱老头子。在他心里,一生只够爱一个人。这样的深情和执着,不管是古代的女子还是现代的女子,都梦寐以求。这样的爱情在现代人的眼中是伟大的,但也是不可得的,也许只能当故事听听。很多人都说,生活在现代的人骨子里多少会有些势利、不纯粹,这是时代的通病,但是,我仍然相信,只要心中的爱足够强大,便足以防止自己陷入利益的泥沼。就像现在有句流行的网络用语说的那样:“希望你以后结婚是嫁给爱情。”

窗外雨潺潺,秋意阑珊。此刻我坐在屋内,翻阅着《霍乱时期的爱情》,想着阿里萨对达萨的感情,他与达萨通信相恋期间,斯人独憔悴,他的妈妈甚至以为他得了霍乱,连发病的症状都几乎一样。阿里萨想,喜欢你的代价,就是我患上了一场不是霍乱的霍乱,这一病症只有在你我相守的那一刻,才会痊愈。哪怕折磨我一生,也是心甘情愿。我惊叹阿里萨的执着,也为他们几十年的错过感到惋惜,但更为他们最后的相守感到欣喜。从错过到相守,也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人生自有深情处,不诉相思,最是相思。一生很短,只够爱一个人。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何必强说愁
下一条: 以梦为马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