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爱在左,感恩在右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张玲 发布时间:2017年09月19日 19:03 点击:

人的记忆总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进行删减,能留下的不管是想记住的还是不想记住的,总是有些特别的意义。

幼儿园到家的距离差不多就是二里半到天马公寓的距离,不同的是,那时候没有旅一,没有其他任何的公交车,不同的是,现在的我只能自己一个人走在有相似之感的路上。我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在一群小朋友蜂拥而出的时候迅速找到我朝我招手,我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也没有明显的特征,也不会大喊大叫,在一群孩子中间总是最平凡的一个,可是,她总能认出我,或许这就好像我总能在门口一群人中马上注意到卖气球和卖肉串的小商贩。

我不太记得幼儿园到家的那条路上的景色,不记得那条路上春夏秋冬的变化,不记得我曾穿着什么样的衣服走在这路上,记得比较清楚的大概只有一大一小手拉手走在这条路上的情景。走在路上时,常常是寂静的,她不言,我不语。我不用担心后面有没有车,前面要不要看着点人。她会拉着我,看着前方的路,有时会有些心不在焉,或许是在想菜地里要种些什么应季节的蔬菜或许是在想着猪肉的价格会不会上涨,可是她会拉着我,而我,会想着一天幼儿园的事情和家里的小黑猫,心思各异,却不违和。

她是我的奶奶。

她待我不错,至少不会过于重男轻女,可我却还是有些埋怨她,因为我总觉得她待哥哥总是待我好。那时的我或许想要的太多,或许没有想到她不是不爱我,只是不是最爱我。可能得到的太多也不知满足,总觉得自己是所有人的中心,把一切都当作理所应当。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最爱的大概只有我自己。我是奶奶最小的孙女,有我时,她已五十多岁,我长大后,固然不能孝敬她;我是个 女孩子,在她的观念里,女孩子是别人家的。于她而言,我既不能在她徐徐老矣时服侍她,也不能让我的后代继承我的姓氏。况且,人总是有偏爱之心的,就像我,我也不是最爱她,又凭什么要求她最爱我呢?

长大后,一个人孤身在外,慢慢懂得,在很多情况下,爱总是有条件的。朋友之间的友谊或是因为各自相互欣赏,能被他人欣赏是一种条件;恋人之间的爱情或是因为生理荷尔蒙所致,这亦是一种条件。而当不在具备这种条件时,两人之间的爱或随之消失或转化成另一种形式的爱或依靠回忆“过活”。亲情当然也是有条件的,爱是因为你身上流着我的血。不同的是,这种爱不会改变,不需要费心维系。正因为如此,这种爱也显得弥足珍贵。

古人常说“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固然是一种追悔莫及的遗憾,而这种遗憾未尝不是一种特定的规律。爱与感恩往往不会成对出现,在这中间总有一个理解与懂得的过程,而在明白这种无条件无所求的爱是多么难得的时候,感恩的机会也随之而逝。

总有一天,我会成为一位母亲,也会成为奶奶,我会像我的奶奶对我一样对他们好,会像她一样付出无条件无所求的爱,不管他们是否懂得。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谭霁



上一条: 衢江之畔
下一条: 木兰花开的日子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