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登岳麓,拾人生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郑天楠 发布时间:2017年06月08日 15:11 点击:

伴随着夏日习习的微风在嫩叶间吹漾,伴随着天光云影浅印在天上的白色墨痕,我们在一个清晨来到了才刚睡醒的沉静安详的天堂——驻落在山水洲城的岳麓山。幽幽的树荫下,阳光好像是被树叶剪碎的一个个圆圆的脚印,和我们一起走了。

有的山只闻名于秀美的山光水色,有的山只立威于高耸的巍峨,而有的山却因有着悠久的历史被人广为赞叹,浸润在文化的生生不息中。我向来是爱爬山的,受父母的影响,经常和他们一起远征近踏。去年的暑假,我和几个朋友去了号称“奇险天下第一山”的华山。初见华山时,并非给人以直入云霄、不可触及之感,但当我们沿着一节一节近乎垂直的台阶,登上了北峰眺望时,才惊觉整个山躯像一把剑,直贯苍天,卓尔不凡。只是那里的文化气息,略显不足。虽有唐代的坛场,也有李白赋予的诗篇,甚至宋太祖赵匡胤也与华山道士陈抟来往密切,但这些终究是与它傲岸的身躯不甚相符,如纸苍白。因而在爬的过程中,我心中未免有些心惊肉跳,仿佛此处已是极寒无人的塞北。而岳麓山虽然不甚傲岸挺拔,却秀美有余,更重要的是,它的脚下是岳麓书院,一座有着千年历史的学府。此外,当年有许许多多的革命战士都在这里战斗过,这里的土地埋葬着他们的身躯,流淌着他们汹涌的热血。

其实,单从自然的角度来说,岳麓山的历史就已十分悠久。据地质学考证,岳麓山奠基于古生代,形成于中生代,发展于新生代,距今三亿余年。在生命远远未有苗头之时,它就在横亘在天地之间,感受穹苍混沌,饱经沧桑。我想,如果它有眼睛,我们也许能够从它的眼中探索那时候天地的模样。而到了宋代,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正式创立了四大书院之一——岳麓书院。关于四大书院,历来有很多种说法,但无论哪种,都唯有岳麓书院为诸家共推,可见古之学者对其之推崇。乾道元年,著名的儒家理学代表人物张栻在此主讲,并培养出了一批如吴猎、赵方、游九言、陈琦等有经世之才的学生。后来,另一位理学的集大成者——朱熹先生来访与张栻论学,举行了历史上有名的“朱张会讲”。前来听讲者络绎不绝,时人描绘“一时舆马之众,饮池水立涸”。这次会讲,推动了宋代理学和中国古代哲学的发展,所以不仅是长沙,它也是中国古代文化史上的一件盛事。关于朱熹先生的伟大成就,我们已无需多言,只是我在爬山的过程中,深深切切地体会到了他千年前的关怀与教化,感受到了他浑厚光辉思想的映照。我目前在读《四书章句》中的《论语》部分,字里行间,我领略到了他思想中睿智的火花。有时候,我绞尽脑汁想不明白的地方,他三言两语便让我茅塞顿开。今日亲临他待过的地方,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我和他忽然间没有了千年的距离,只有思想上的交融与感召。再后来,虽然岳麓书院历经了战火的摧残,但是它始终没有被摧毁,而是在一次又一次的重修和洗礼中,焕发着自己的思想光芒。

岳麓山光辉的历史文化绝不只关乎文学,它的革命文化亦是灿若繁星。百年前,在湖南这片热情似火的土地,涌现了数以万计的辛亥革命志士,孙中山曾如是夸赞湖南人:“革命军用一个人去打一百个人,像这样的战争,是非常的战争,不可以常理论。像这样不可以常理论的事,是湖南人做出来的。” 后来,先后有五十五位将士入葬岳麓山,最有名的当属黄兴墓。如果从湖南师范大学本部上山,便可以很快去到此处。在黄兴先生的墓旁,有许多石刻挽联,上面记载着他人对他的评价和敬仰。也许,最能够描述黄兴一生为人的,是于右任为他写的:“平生风谊兼师友,天下英雄惟使君。”在我们学校本部里面的忠烈祠,原先是纪念岳飞的岳王庙,后来为了追祀国民革命军第四路军抗日阵亡将士而改建。此处,是岳麓山的山脚,是我们学校最美的景色之一。那里有一个水绿绿的翡翠般的小湖,湖面上的植物仿佛都被浸染,一年四季都催人生发出淡淡的雅致。湖上的亭子安置的恰到好处,仿佛眉间的一点朱砂,虽显突兀,却更添神韵了。四周群芳竞艳,百鸟争鸣,好像在默默地守护着革命烈士们。而许许多多革命烈士的入葬,给岳麓山的天地灵秀注入了一丝激昂,像是在开阔无人的空地上突然高唱起一首壮烈热血的战歌!

走在山间的小路上,树荫为我们盖上了清凉,夏天的额头仿佛也退了烧。在我们上山的过程中,真正属意的也许不是山顶的景色,山路两旁的风致其实更加牵惹幽情。参差的树一棵一棵地立着,叶子一片挨着一片,有时候,几片叶密密地聚拢在一起,倒像个大花团了。鸟儿不经意间地啼一声,此处,别处,身前,身后,不见其袅娜的身姿,单凭了逍遥的叫声,便似已见其洒脱的模样。天生云琴,地有虫弦。虫鸣声悠扬婉转,绕过了清幽的山间小路,一点一滴,如水滴落在大地上。四周的美景啊,你是如此令人沉醉,以至于让我忘了要往上爬!也许上山并不是真正的目的啊!我们有目标,我们有理想,可是我们在追逐的过程中,也总要慢下来,慢慢地打量四周,细细思考是否这些才是我们真正不可错过的,是失去就再也找不回来了的。路边的风景无论何时都是生活的恩赐,倘若你一次次对他人的恩惠置若罔闻,最终谁都不会再施恩于你。

岳麓山既不高,也不陡,可以轻而易举地爬上去。因而征服一座高山的快感也只有在爬华山、黄山时才有,甚至对于极少数人而言,登顶珠峰才算得上一项挑战。所以来这里的人,既不是来领略高山的巍峨风貌,亦不是来挑战自我,他们或许不过是来收拾心情的。那些动辄几千米的高山,颇有些“高处不胜寒”的意味了,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显得太过遥不可及,也只有些登山爱好者,能陪它们一览天地浩大。因而在忙碌的生活间隙,像岳麓山这样的山就有了存在的意义。它们存在于城市之中,成了城市居民的常往之地,甚至吸引游客不远万里前来览胜。老人小孩相携而笑,男人女人相伴而行,此情此景,不正如《醉翁亭记》中描写到的“至于负者歌于途,行者休于树,前者呼,后者应,伛偻提携,往来而不绝者”那样吗?白鹤泉、穿石坡湖、蟒蛇洞、爱晚亭,一处又一处的兼有自然与人文特色的风光令人心驰神往,哪怕是小山,也有他山所不及之处呀。

爬山并不一定要登上最高峰的,也并不一定要去爬那些高不可攀的高山。我们不可能什么都能做到最好。有的人酷爱挑战自我,有的人追求安逸闲适,无论如何,都有其选择的意义与初衷。而真正有意义的爬山,除了从自然与人文风光中感受其神韵,也要从爬山这一过程体会到关于人生的真正智慧。每一次爬山,都会有不同的心境,因为每一次上山的时候,生活中发生的事情都不尽相同,有时春风得意,有时正逢伤怀。而不同的心境,在每一次踏过山间时,就会造就不同的人生体悟。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在年华尚美好时,登上一座山,就仿佛拥有了一个世界。

岳麓山,期待我们下次的相逢。

(作者系文学院2016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童年·小脚丫
下一条: 如索玛花般的女孩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