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香草美人,千年风雅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候祁福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31日 16:10 点击:

长发、宽袍、玉佩、香草,这是我脑海中的屈子。屈子与我们相距千年,谁也不能说清他的模样,我们只能试探性地想象。无论如何,他始终是我心头那丛最高洁的香草。

思美人兮心自悦,这是我对屈子的感觉。一人一物,一景一水,构成南国的楚天奇景,是屈子风骨的凝聚。屈子与楚怀王的金兰情谊,实在让人深感情谊之固,这又不禁让我想到现在,兄弟情谊是否一如古时般深厚?对此,我不敢妄加猜测,只能有所希冀。兄弟情谊,当若金石,这不仅仅是对血缘兄弟间的期待,更应是对朋友,社会乃至国家间的期待。人以兄情待他人,国以兄情待他国,何不为之?当个人乃至社会接触到这个精神层面,我想那些排挤诽谤之事也不会有发展的余地,我想屈子也不会在“众女嫉余之蛾眉兮,谣诼谓余以善淫”的悲伤无奈中隐入楚地山水中。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屈子在楚林中是这样遇见山鬼的。山鬼缥缈难寻,总似在身旁,带给屈子一场又一场的梦,却从没有离开过他。山鬼,究竟是何人?还是何物?这至今是个迷。无论他人如何猜测,山鬼只属于屈子,只存于屈子眼中,想要一睹真容,也只能从《山鬼》中窥得。 但我知道:山鬼是真是假,无需我们费思探究。“乘赤豹兮从文狸,辛夷车兮结桂旗”,山鬼的存在的的确确是给了屈子美的视感,在楚地的穷山恶水中,屈子没有失掉对美的探索欲,他用他的双眼,用他的笔将这山水中的大美记下,无论是《离骚》,还是《湘君》,尽能会之。

屈子是多情多思的雅士,朝堂上的他能立君左,而与君王的小幼之交却始终不能冲淡奸臣的满口胡言,“伴君如伴虎”,我想屈子能深刻体会到。屈子的确不太适合挥墨官场,金丝银穗的乌纱帽并不是他想要的,他爱的是兰芷蕙草。诺大朝堂,或许只有兰台上才有他的一席之地,兰台,任就太子傅,虽说是个旁人艳羡之职,但在屈子心里又有何分量?不过是授理育人罢了,没有官场的刀光剑影,倒也轻松许多。为师太子,培养的是一代君王,屈子定当是倾心而授,文墨间师徒畅谈,当是一件乐事。屈子立兰台,白芷芰荷香,我想兰台上的屈子应是自由心悦的。

“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或许屈子在汨罗江上的一跃成就了朝政奸臣的上位,但屈子为民呼喊的叹息却始终在太宇回响。投江的是一个诗人,但同时坠下的还有一个王国,一个盛世。

端午佳节,江中龙舟,叶上糯粽,是这位香草美人在千年历史长河中留下的足迹。观舟,品粽,是我们在眼睛与味蕾中与屈子清风铁骨的再次相遇。

(作者系文学院2016级学生)

编辑:谭霁



下一条: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读《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有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