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读《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有感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吕莹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29日 08:42 点击:

“在佛前,他素淡如莲,却可以度化苍生;在人间,他繁华似锦,却终究不如一株草木。”

细数中国几千年来的文人骚客,最爱只纳兰一人。

白落梅的此书,洋洋洒洒记录了纳兰容若的一生。纳兰不长不短的人生,三十一载,却让我们念了几百年。

为何爱纳兰,爱他是人间痴情种,爱他是佛前的一朵青莲,爱他冰洁的情怀、如水的禅心。

纳兰出生在权势显赫的纳兰家族,一出生就带着璀璨的光环。他生得明眸皓齿,且从小聪颖早慧。小小年岁,通诗文、善骑射,又早早成为了康熙器重的随身近臣。这样的显贵与尊荣,让多少人艳羡。而纳兰,自然与他人不同,这样的生活被他视为负担。他真正所期盼的,只不过是能寻一处净土,依山傍水,倚窗听雪,赋诗填词,与一举案齐眉的妻子赌书泼茶,把酒言欢。

这样一个完美的男子,上天自然会赐给他一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每日为他红袖添香,陪他挑灯夜读。两人吟诗填词,烹茶养心,恩爱非常。但纳兰作为皇帝的侍卫,身上又牵系着纳兰家族的命运,自然身不由己,不能常常归家。纳兰每次出塞外出,都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父母,爱妻;但那时的他知道,即使走得再远,终究会有一双企盼的眸,温暖的怀抱在遥远的家中等他,盼他,不会离开他。

可命运弄人,那个给他温暖许他温柔的知己、爱妻在他们成亲仅仅三年就离纳兰而去。世间最悲痛的,莫过于死别。爱妻的死,击垮了纳兰,纵然他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但那个陪他赌书泼茶,红袖添香的人,真的与他已经天人永隔了。“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眼前依然是爱妻生前的幻象,如今却已物是人非,心中纵然有千言万语,更与何人说,只能叹一句“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思念爱妻,蚀骨的相思,让纳兰纵然想为爱妻画一幅肖像,却也是“一片伤心画不成”。带着对爱妻的思念,几年之后,他终于整理出词集,并自取名为《饮水词》。

“如鱼饮水,冷暖自知”。在纳兰去世十年之后,其好友曹寅写下这样一句诗:“家家争唱饮水词,纳兰心事几曾知?”流传几百年的纳兰词,纵然历经岁月的打磨,在我们心中依然熠熠发光,不曾黯淡半分。可纳兰赋予在词中的情思,我们又有多少人能真正知晓呢?

他的期盼“人生若只如初见”;他的渴求“一生一代一双人”;他的遗恨“只向从前悔薄情”……我们又有多少人能感同身受?

可这才是纳兰容若,他是人间惆怅客。他的痛苦,他的彷徨,他的寂寞,他的追求,都无关风月,无关他人,他愿在这乱世红尘中,独尝属于他的烟火。

崇高的地位,显赫的家族,始终只能是他的负担。他一生也没有过上他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人间五月芳菲尽,纳兰在那个暮春的五月离去,带着他的旷世才华,他的至情至性,归于尘土。

惟愿来生,纳兰只是一介布衣,有一方净土,依山傍水,能赋诗填词,与爱妻赌书泼茶,白首相依。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吴天孜



上一条: 香草美人,千年风雅
下一条: 夏至赋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