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红树莓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钟婷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16日 10:16 点击:

灼灼的耀眼的阳光射在潺潺流动的细水沟里,发出粼粼波光。又到初夏了,端午即将临近。烈日下,知了肆无忌惮地嘶鸣着。赶牛人坐在田埂上,黝黑结实的腿上黏满了金色的稀泥。捏着一根草烟,鼓着腮帮,吧嗒吧嗒的抽着。得赶在端午前,把地耙一遍,把秧插下……

这个农忙时节,天总是亮得很早。天刚刚泛出鱼肚白,乡间的绿道里,各种小虫子蠢蠢欲动。“吱吱呀呀”的扁担声从树林深处的那口水井传来,瓦房顶上升起一缕缕袅袅的炊烟。奶奶站在灶台旁,一手拿着锅盖,一手握着竹刷子,熟练地刷着。或许是经年涮锅,刷子已磨得参差不齐,透出黑色的暗斑。吃过早饭,爷爷顶着草帽,扛着锄头;奶奶背着背篓,一齐去地里了。家家户户都忙着犁地、插秧,村子里静静的,村外的田埂上,狗、小孩儿闹成一片儿。

奶奶娘家隔爷爷的村子很远。她从小照顾弟弟妹妹,没上过学。后山上有一大片桐子树,奶奶勤劳肯干,便爬树采桐子卖钱。我想,奶奶最熟悉桐叶以及和桐叶有关的东西。在我的印象里,一直是这样的。

夏季乡村的傍晚,依旧燥热,坝子上偶尔呼啸过一两阵凉风。小时候夏季的傍晚,西瓜是必不可少的。大人们劳作了一天后,小孩儿做完作业后,一家人坐在堂屋,吹着嘎吱嘎吱作响的电扇,大口大口地咬着西瓜。仿佛这就是夏天的味道,可在我的记忆里,似乎这样总缺点什么?

那时夏季的黄昏,我和弟弟在我妈的催促下,急急忙忙洗完澡。顶着流着水的头发出来时,奶奶背着那比她大一倍的背篓,哈着背,从远处的黑夜里“冒”出来。在昏黄的灯光下,放下竹篓,弯着腰从底部扯出一团团桐树叶,拨开那层层的桐叶,小心翼翼地托着薄薄的一片泛绿的叶子。这里层的桐叶是被奶奶叠过的,呈三角形,上面用一根细木条别住。我和弟弟站在一旁,呆呆地盯着奶奶手中的那根木条儿。在那双黝黑而青筋暴起的手揭开的一瞬间,一颗颗玲珑剔透的红树莓便出现在绿叶上。奶奶沧桑的脸上泛出孩童般的微笑,“知道你两嘴馋,放工的时候,在草笼笼看见了,就择下来送过来了”。弟弟和我欢呼雀跃,争抢着把一颗颗树莓往嘴里送。吧唧着嘴,甘甜的汁水充溢其中,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有时候,奶奶送来的树莓少了,弟弟和我还会为此大吵大闹。妈妈说我丝毫没有姐姐的样子。那时候,我在纳闷:什么是姐姐样子嘛?

奶奶在分配树莓的时候总是均分的。可其实,奶奶总会给我多几颗,嘴上说着:“看看看,一样多的,我数了的”。那时,我心里总是暗暗窃喜。不知情的弟弟也满心欢喜的捧着树莓吃了起来。

上初中后,我开始寄宿了。每次只能周末回家,每到插秧的季节,奶奶依旧会背着大竹篓,捧着珍宝似的把树莓给我们。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喊在田里干活的奶奶吃饭时,在下坡的路上,我看见了一个身影。依旧是驮着背,只是更弯了。一手拿着镰刀,一手拉着刺网,在草丛深处,使劲地砍出一条新路。奶奶个子矮小,她踮起脚,用镰刀勾住树莓的枝丫(树莓的枝丫是荆棘的一种,上面布满了密密的、大大小小的刺),使力往下一拉,树莓便纷纷掉落了。可奶奶又害怕树莓落在地上,便一点一点地挪动着枝丫,然后等枝丫降到合适的高度的时候,便赶忙用手将树莓一颗一颗摘下来,放在事先准备好的桐树叶里。桐叶是叠好的,呈三角形,留着一根长长的叶茎。奶奶用嘴叼着叶茎,缓缓地把树莓放进“桐叶袋子”。有的枝丫离奶奶太远,她便踉跄着往旁边跳着去够。

西边的天空,晚霞似火,燃烧着半边天。草丛里蹦着的奶奶像个孩子,依旧活力着。奶奶看见了我,吞吐着“今年天气不好,三月泡(树莓)结得也少。走,拿着吧,回去吃饭去……”我捧着那“一袋子”的三月泡,说不出的沉重,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眼前的这位奶奶,并不是我的“亲奶奶”。爸爸的生母在他很小的时候便去世了。后来,后来爷爷娶了这位奶奶。眼前这位为我摘树莓的、辛苦劳作的奶奶,与我并无血缘关系……

走在回去的路上,我望着手中的三月泡。一颗颗晶莹剔透,红彤彤的,鲜嫩多汁,呈心形。这正是奶奶赤诚的爱,它们承载着那份跨越血缘的亲情;是淳朴的劳动人民简单无私的爱。

水田里的蛙声又呱呱的响起。烈日下,赶牛人在吆喝着,树荫里,知了聒噪的叫着。红树莓成了我永恒的儿时的记忆。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谭霁



上一条: 我的中国心
下一条: 一边阅读,一边成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