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岳麓早行,问心求学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周宇轩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3日 15:56 点击:

鲜花之所以能鲜艳动人,那是因为它们吮吸着土地的养分,心无旁骛,只为一次盛放。

苍鹰之所以能振翅高飞,那是因为它们磨砺着自己的肌肉,心无旁骛,只为一次翱翔。

大雁之所以能壮阔南行,那是因为它们积累着自己的实力,心无旁骛,只为一次迁徙。

走向成功的路也许漫长,也许坎坷,但只要心无旁骛,集中精神,一定能够到达目的地。

“主一无适便是敬”,这是梁启超先生在《敬业与乐业》一文中引用朱熹的一句话。鲜花的娇艳、苍鹰的雄健、大雁的执着,背后都有专一的信念,心无旁骛,不言左右而顾其他,终于成就了自己。曾有人将求知问学比喻为一次长途旅行,而我们就是在这条长长道路上跋涉的人,这条路是漫长而艰险的,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走到终点去迎接鲜花与掌声。与此同时,这也是一条充满诱惑的道路,在道路的两旁生长着娇艳的花朵,悬挂着逼真的彩虹,有香气扑鼻的糕点,有柔软舒适的草地,而我们脚下的这条路却是泥泞的、曲折的,每走一步都有受伤的可能。

就这样,疲惫的旅行者在诱惑下迷失了自我,消失在了这条道路上。只有最终抵达终点的人,才能发现那里绿草如茵、鸟语花香、高朋满座。

“心无旁骛似明镜,无风何处起涟漪”?唐代高僧惠能也说过:“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与此相呼应,微风吹起平静的湖面,尘埃沾染了菩提树叶,正像那些被引诱的人们,他们的求知问学离开了正轨,只有心中没有杂念,心思集中,专心致志,一心问学,才能拥有一汪平和如玉的知识海洋。

曾经有一次赶在太阳完全冲出地平线之前到了岳麓山脚,一缕清晨的阳光落在了我肩膀上,偶尔穿行的早行客踏着飘飞的落叶惬意地走着,四周一片祥和安宁。在为《号角》第二期编写标题的时候,我写下了“岳麓早行,友伴竹树”一行字,轻轻穿越清晨清幽的岳麓山时,感受着吹拂的清风、清脆的鸟鸣,一瞬间心旷神怡,仿佛与自然融为一体,不自觉中竟然想到了王维“独坐幽篁里”的图景,眼前树枝轻摇,绿叶摩挲,沉醉其中,有“脱离世外,羽化登仙”的感觉。不知不觉,王维的形象已经深深定格在我的心中,那短短几分钟的感受,竟让我再难以忘怀,或许,只是因为彼时心无旁骛,求得真知,只要再想到王维就仿佛重回清晨阳光下拂面的清风、摩挲的树影,烙印在我的心中。

德国著名思想家歌德也曾经说过:“应该把精力集中在有价值的东西上面,把一切对你没有好处和对你不相宜的东西都抛开。”美国发明家爱迪生也说:“成功者必须培养泰然心态,凡事专注,这才是成功的要点。”求知问学亦然如此,我们生活在形形色色的世界里,丰富的社会关系让我们无法完全超然物外称心求知,但我们可以拴住的是那颗属于我们自己的心,立足于自己的目标思考哪些事物是“善意磁体”,而哪些是引人误入歧途的“邪恶磁体”,让自己的内心跟着正确的方向走,排除那些让人误入歧途、心怀杂念的“邪恶磁体”,专心致志地随着“善意磁体”前行,不知不觉已经向终点迈了直线的一大步。

任何一项杂念,就如同摆放一块在一辆直线行驶火车旁边的巨型磁铁,如果这辆火车没有经过防磁处理,那么它很可能偏离航道,造成车毁人亡的惨剧。我们就是一辆辆飞奔在求知问学铁轨上的火车,而要给自己做防磁处理,最重要的就是明辨是非,心无旁骛,一心一意向前行,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在人们的欢呼与雀跃中驶进站口。

我想我希望自己拥有这样一个早晨:早早地起床,搭乘前往岳麓山脚的那辆早班车,在清晨第一缕阳光的抚摸下踏上岳麓山柔软的土地。迎着温软的清风,看着婆娑的树影,听着清亮的鸟鸣,轻轻地依靠在阑干上。捧着唐诗三百首,迎合着大自然的旋律,轻轻诵读着那些凝聚着古人情感的篇章。或喜或悲、或狂或馁、或怒或嗔,沉醉在诗海中,清风是我的风帆,树影是我的豪船,鸟鸣是我的行曲。没有波纹,没有尘埃,没有杂音,这里我所拥有的,是一汪平静如玉的知识海洋,一座洁净如光的诗歌砚台,一株平和安宁的岳麓青竹。

(作者系文学院2016学生)

编辑:谭霁



上一条: 食说端午,粽然于心
下一条: 夕阳一点如红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