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夕阳一点如红豆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张梅 发布时间:2017年05月01日 07:06 点击:

我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离家了,早已数不清。从最开始的离家一天、一个星期、一个月到现在一学期、一年甚至以后的几年。在这之中有多少次回家的翘首期盼,于我,于父母都数不清了。

我生长的地方叫瑞溪镇,素有小花溪之称,环滁皆山,山中淌出涓涓流水,滋润着世世代代的瑞溪人。金黄色的土地是农民的根,我是农民的孩子,从小对土地有着特殊的感情,它是我感觉到的最真实的存在。海子笔下的太阳、土地、麦田和母亲,也正是我所眷恋的,只是我更迷恋稻田罢了。

去年九月,我再次离开家,然而却没想到,这一次离开,随意挂在嘴边的再见竟成了一种永远的奢望,那便是再也不见。刚到校一个星期,我便接到妈妈的电话说我爷爷去世了。接完电话的我愣了几秒,然后订票回贵州、回瑞溪。整个途中,我的思绪都很混乱,只是爷爷的面容却在我脑中不断放大、再放大,无比清晰。回到家后,各种繁琐的杂务和仪式令我疲惫不堪,忘记了悲伤。爷爷出殡那天是农历八月十四,中秋节前一天。那天早晨,雾很大。早上五点,送丧的队伍出发前往火葬场。一夜未合眼的妈妈坐在我旁边,随着车的颠簸,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火葬场内,爸爸和叔叔在给爷爷整理衣服,我凑上前去,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爷爷。他的面容还和往常一样,只是少了些血色。渐渐地,我听到人们在哭,爷爷要被推进火炉了,我离他越来越远,我清晰地听到了心在慢慢被撕裂的声音,我顺着身后的墙慢慢向下滑,只剩下了口中含糊不清的“爷爷快跑,爷爷快跑……”炉门降下的那一刻,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死亡和失去。

后来,跟一个朋友说起这事,他劝慰我说生老病死,人之常态,这是成长的过程中都要经历的。那么,成长意味着失去吗?每次回家,父母都说我变了又说我没变,长时间没见,变的或是我的身高、我的体格又或是我的谈吐,不变的是他们眼中永远长不大的孩子。我也说他们变了又没变,变的是他们日益增多的白发,松弛的皮肤和越来越矮的身躯,不变的是他们是我永远朝思暮想的父母,无论老,无论穷。

成长总是要有代价的吧,就好像小时候能登高望远处更高的山,能在暮色降临之前收拾好满筐的野菜拉着妈妈的大手回家,能在闲暇的黄昏欣赏到落霞孤鹜,秋水长天,浑然一体。如今,一个人的城,城内高楼大厦,城外绵绵青山,不知家在哪座山外。那是纵使我努力踮起脚尖,也岂及不到的高度。

又是一年春,我在长沙,听春雷阵阵,看春雨淅淅沥沥地下。那日,春和景明,我在岳麓山上看到了落日,突然想起了不知是谁说过的“夕阳一点如红豆,已把相思写满天”。

(作者系文学院2015级学生)

编辑:谭霁



上一条: 食说端午,粽然于心
下一条: 情未尽,爱未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