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校园文学>>正文

回家

来源:湖南师范大学新闻网 作者:何雨晴 发布时间:2017年03月14日 10:01 点击:

如果不是想要体验一下在外面的生活,我是不会报考这么远的南方大学的。

在开学之前,亲朋好友的问话无非都是“去那么远的地方,夏天可热了,冬天就特别冷”。但这些都不足以构成我去南方的阻碍。

在家以外的世界,你总能感受到不同于家乡的人文风景。就比如——春运。

一直以来我对春运的认知仅仅停留在电视的荧光屏幕上,看着汹涌的人潮突然上涨和渐渐退去,看着无数个归家游子以不同的交通方式向着最温暖的港湾驶去。停留在我脑海里的却仅仅是一场大规模的人口迁徙。

而在真正经历了春运后,我不得不承认有些事情仅仅依凭着自己的想法是无法成为有血有肉的事实的。尽管想法无与伦比地真实。一场名为“回家”的旅行在父母的叮嘱下成为了一次甚为艰难的游子归家。

回家的路很崎岖,仅仅是火车票的问题就将我和我的旅友们难住了。一次次下载各种抢票软件,楼上和楼下代售点来回奔波,在火车站问询……失望与希望并存。然而我们又无比幸运,得以坐上回家的火车。

临行前认真地与宿舍的伙伴们告别。一学期的倾心相待铸就了我们真挚的友谊,一旦分开,心里总是会空落落的。寝室长煽情地书写着这一学期过去对大家的美好印象以及过于提前的新年祝福。她说:“这是我们第一次分开,想起这个就真的会泪目。”

我是宿舍里最后一个离开寝室的。公交车站和机场,天还未亮就在迷糊中看着她们搭上通向家乡的车或飞机,心里终归是五味杂陈的。

深夜去火车站旁的旅馆小睡一下,凌晨两点左右便进入了火车站。肯德基也只剩下鸡翅和甜筒,真功夫已经没有食物了,李先生的面贵得心疼自己的腰包。长沙火车站的霓虹灯很漂亮,在如墨的深夜里明亮到仿佛指引着归途。凌晨四点在火车上了,天也即将亮起来了,我坐在卧铺对面的小椅子上等着晨光。火车左右摇晃,我披着羽绒服塞着耳机在床边迷糊得像要睡着。早上八点的喧嚣依然没有击散我的睡意,又迷糊着坐了几个小时才跑进卧铺那边和旅友们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聊天,轻声细语的我们生怕吵醒睡在上铺打着呼噜的大叔。在火车上的时光漫长得度日如年,玩起手机怕将仅有的电用尽,能做的只有三件事:吃、睡觉和看窗外的风景。看一片郁郁葱葱变成荒芜再渐变成白雪压枝,看铁轨并拢又分开,看田野和房子在远处延伸,看一尘不染的天和几片飘逸的云朵。越过长江和黄河,穿过漆黑的隧道,武汉、郑州、天津、沈阳……终于又离家近了一些。夜晚很快降临,火车上的人们又聒噪了一些,卖盒饭的大爷和卖方便面和小零食的阿姨推着小推车经过,窗外渐渐地只能看到路灯了。和旅友挤在一个小小的床铺上,虽然辛苦,但却因为正走在回家的路上而无比兴奋。

第二天清晨六点左右,哈尔滨的寒风依然刺骨地冰冷,我们戴好帽子随着人群一步步走出火车站。旅友们并不都住在一个城市,需要转车的我在肯德基里等另外一个伙伴走下从南京开至哈尔滨的火车。温暖的空调下都是身边放着行李箱的旅客们,肯德基在清晨六点左右依然放着庆贺新年的歌曲,与寒风中的室外分隔成了两个世界。

几分钟后终于等到了一同回家的伙伴,我们在火车站搭公交车,从起点站坐到了终点站,在哈尔滨东站吃了一碗热腾腾的牛肉面。下午一点我们又一次踏上了火车,这次是真的坐了七个小时左右,下车的时候刚刚站起来便感觉腰酸腿软。我却已经等不及了。我看到了家乡的桥亮着霓虹,看到了家乡的标志性建筑,那一刻,我第一次觉得总是想逃离的家乡是那么亲切。

“天下再大,也要回家。”当看到这句标语的时候,我不禁热泪盈眶。

“回家”是在年关下多少个人内心澎湃着的热烈情感,是多少在外工作或学习的人一年中最企盼的时刻。踏在熟悉的土地,我不禁长舒了一口寒气——经历了两天的旅程,我终于到家了。

夜晚八点,火车站的出口处人很多。妈妈没有认出来我,她没想到我看起来像是长大了。可能在这一学期里我真的褪去了些许稚嫩,成长了许多。家乡仍旧白雪皑皑,妈妈还穿着去年的那件红棉袄。一切都好像没有变,变了的只是我第一次一个人从遥远的湘楚之地回家了。

想想回家的路,再望着眼前一碗外婆煮的热腾腾的面,仿佛所有的疲惫都被扫荡一空。尽管自上大学以来,家乡只有冬夏,再无春秋,但是她依然是我的梦想发芽的地方,依然是我最爱的人所在的地方,依然是我不能抛弃与割舍的我心中的桃源。

(作者系文学院2016级学生)

编辑:谭霁



上一条: 于一座城市,寻一份尊重
下一条: 慢煮岁月 如歌记忆 ——读《岁月的记忆》有感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