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师范大学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在线投稿   |  ENGLISH
 欢迎您访问湖南师范大学网站!今天是:
站内搜索:
当前位置: 首页>>师大新闻>>蓝田论坛>>正文

来源: 作者:王翀翌 发布时间:2011年11月03日 17:06 点击:

       眼睛的世界里,铺展文明的底色寻找,寻找眼睛、寻找一个世界。

  
眼 神

  
  一路蹒跚而来,他们的眼中再无神采。也许是伤害太重、也许是创伤难平、也许是不堪回首,他们的容颜瞬间苍老,染上战与火的点点瘢痕。读一本血与痛的札记,撕裂,是阿富汗曾经昌明阜盛而今伤痕累累的土地上追赶风筝的人、是塔利班政权对妇女权利的践踏下一千轮灿烂的太阳;疮疤,是坚船利炮让古巴比伦哭泣如凋谢的玫瑰、是不散的硝烟不褪的弹痕将华夏文明一次次凌迟;凄厉,是滔滔的伏尔加河七十年来依旧不息的日夜悲鸣、是记忆流经奥斯维辛时仍然不忍卒听的哀号……有些战争距离我们已百年之遥,有些战争却与我们近在咫尺,即便未曾亲历战火的荼毒、未曾走进丧心病狂的人间炼狱、未曾亲眼见到惨绝人寰的一幕幕,对人性泯灭的刻骨愤恨、对文明被屠的哀伤叹惋,时间累积的伤痛仍会烙在一代又一代人的骨子里,使今日的我们心中似有千斤巨鼎,无法松懈、更无法遗忘。
  
  当一切已成往事,将文明受难的伤口轻轻包扎,惟愿,历史远去、和平长存。
  
  惨淡?哀怨?无奈?祈祷?这样复杂的眼神,折射出一个悲辛交加的世界,鸟语花香、却又苦寒死寂。所幸,它在改变,也许终有一天铸剑为犁。可每一个眼神,都该焕发一束光彩,点燃蔚蓝村落里未央的暗夜。


  
眼 界

  
  潜入水中,在另一个物质维度,借水的眼睛,找世界。
  
  人类最初的文明记忆,总是与水有关。两河在新月沃土相遇,交缠缱绻出美索不达米亚的伟大与壮美;恒河绵延回环,流淌出一声佛号、一首诗,倒映着帝国的余晖和天国的光影;长江携带念青唐古拉的千年冰雪,黄河从巴颜喀拉一路飘摆而来,亲吻出一片永生的神州……当古老多元的文化在碰撞中交融,世界于刹那间别有洞天。
  
  人类原始的哲学思维,亦是与水相关。古代中国和西方的哲学家在追寻世界的本原时,不约而同地想到了水。古希腊哲学家泰勒斯把“水”作为世界的本原,《管子•水地篇》也提出“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也”的命题。赫拉克利特更进一步说:“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他从变中认识到不变,提出了“永恒”的问题。流动、贯通、永恒,恰是水文化生命的深刻内涵。
  
  这是水的眼界,开阔而包容、灵动而深邃,充满道家辩证的智慧。水,纳百川、汇千流,故成其博大;承雨露、沐星光,故显其澄明。兼容并蓄,它携带着厚重的历史感;清盈明澈,它坚守着浊世的不平凡。集水为河,在文明的躯体上无声过境,拥有与水一样的眼界,才能发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眼 光

  
  非透彻无以称之为眼光。拥有眼光,便拥有了一种直指事物本质的洞察力。穿透历史壮烈的节奏,光荣的抑或耻辱的、繁华的抑或没落的,都呈现出最简洁也最深刻的规则。历史不是布满尘埃的故纸堆,而是一道敏锐的眼光,将一个民族的思想引向纵深,引领人们理智前行。但如今我们记得住多少?我们将它抛给流年、抛向深渊,从此古今两厌,因忘成伤。当人们在现世的奔波中失去追溯的能力,谁又拾得起回望的勇气?浮躁的时代浪潮,使我们无法看清生命的来路,渐渐钝化了反省的能力。回到遥远的地平线,不仅是复活记忆,更是在历史中寻找未来,寻找一束失落的眼光。
  
  英国历史学家汤因比曾说:“能拯救未来人类的,也许只有中国的大乘佛教和孔子的儒家哲学。”借此回首,翻寻掩埋在历史余烬里的中华文明,检索能够指引现世的智慧,不知,是老子“水善利万物而不争”的圆满融通,还是,孔子“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谦和旷达;不知,是“以追光摄影之笔,写通天尽人之怀”的人生抱负,还是,“一种风流吾最爱,魏晋人物天朝诗”的人格理想;不知,是慎终追远的“人本精神”,还是,“和而不同”的人文理念……洞烛幽深的眼光,穿透一场场帝国旧梦、一则则王朝陈事,直射向渺远的未来。
  
  为忘却而纪念,为前瞻而回首。用那眼光透视汹涌红尘,无论沧桑弥漫的千年还是弹指花开的一瞬,都将带来一个更好的世界。
  
  一眼一世界,包罗千象万物、天上人间。人的眼、水的眼、历史的眼,都是我们的眼,看到、找到、感受到的世界,都是我们的世界。借一双慧眼,寻一处桃源。

 


上一条: 以纪念的名义——我读杜甫
下一条: 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关闭